【GE/白黑】Living&Dead【一】

註記:本文基本上很多部份都出自於我的腦補(?),而且實際上開始寫作時間劇情不足處都由自己腦補了,若有跟之後改版新釋出的劇情衝突請勿鞭,還有一些空白處是由作者自己腦補跟合理化,雖然有盡力考察了,有發現錯誤跟不合之處請輕輕鞭作者(???)以上,請保持愉快的心情觀看~

CP:白死神艾杜亞勒X黑死神科特





【一】

今晚的宴會非常的熱絡。

在大廳中央的長桌上擺著一盤盤香氣四溢的餐點,像是用濃烈香料下去燉的肉,烤得恰到好處鬆軟的肉桂麵包,並用新鮮剛擠出的牛乳加上橄欖油以及栗子所熬的濃郁醇奶栗子濃湯,其他還有羊奶乳酪捲、烤馬鈴薯等等的各式菜餚,種類多變,食材都是極佳的高級品,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廚娘端著一盤全新的菜餚向餐桌走來,遞補快要見底的盤子,這場宴會光是食物就已經奢侈至極。

室內的擺設也是只能以富麗堂皇來形容,本來是用石頭堆砌而成的防禦堡壘,現在為了做為宴會場地,布置上許多彩色的緞布,地上也舖上精緻的手織地毯,傢俱盡其可能的使用鏤空雕花繁複的樣式,讓人看得目不暇給。

不過與其說這是一場奢華氣派的宴會,不如說是純粹的鋪張浪費,至少艾杜亞勒是這麼認為的。

他坐在距離舞池以及餐桌有一段距離的雅席上,這個位置相對於遠離了人群的中心,盤子上擺著他從宴會一開始就夾到盤子裡的菜餚,跟一開始比並沒有少很多。

今天這場宴會是由公爵舉辦的,公爵是現任佛利斯帝亞國王的弟弟,權勢和影響力就不用說了,而且公爵在佛利斯帝亞的強盛方面有極大的貢獻,曾跟哥哥一起南征北討,造就了現在佛利斯帝亞的強大,所以今天這場宴會幾乎在佛利斯帝亞首都的貴族還有軍官都到了。

有一些只有軍官階級卻沒有爵位的人都穿著正式筆挺的軍禮服,有著軍裝的嚴謹,同時也多了許多對作戰來說過於累贅的裝飾。但相較那些貴族之下,卻又顯得過於樸素,貴族身上的禮服滿是蕾絲與層次交疊的花俏樣式,流行而時髦,女人的髮型和禮服又尤其炫麗,在舞池翩翩起舞的人們看起來像是一隻隻打轉的花蝴蝶。

艾杜亞勒的身份有些特別,他既是陸軍特殊戰鬥部隊的隊長之一,也是辛吉斯家族的長子,不過他看也沒看僕人幫他拿到房間的華麗禮服,穿上他原本的黑色軍禮服來赴宴,他的父親跟弟弟在遠一點的舞池裡和各自的舞伴起舞,他們穿的是今早才從御用裁縫師那裡拿來的禮服。

有一點點反叛的味道在裡面,並非刻意的,就是恰到好處的按照自己的步調在走而已,父親可能會感到有些不悅,但不會勃然大怒,甚至不會向他提到這件事。

話說回來,這場宴會給他的感覺很緊繃,這棟城堡的所有人公爵對些貴族只是敷衍的說了幾句客套話,就走開了,大多數的時間他都在跟軍官們聊天,雖然聽不到他們聊天的內容,不過從公爵的嘴型還有軍官們的反應看來,好像是關於軍隊訓練和新大陸的話題。

新大陸,在將近六十年前由奧佛路特的費魯休伯爵所發現的一片新世界,從那之後陸陸續續有許多奧勒菲西亞大陸的人們前往新大陸進行開拓,佛利斯帝亞也不例外,但新大陸的開拓主導權最主要還是握在貝斯法紐娜手上,而貝斯法紐娜籍開拓民也享有比其他國家更加優渥的權利。想當然,奧勒菲西亞強國之一的佛利斯帝亞也因此眼紅新大陸的利益很久了。

在一個軍官都快比貴族還多的宴會上談論新大陸的議題,代表什麼似乎顯而易見。

「哥哥,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正當艾杜亞勒望著公爵的方向思考出神時,頂頭突然傳來了弟弟的聲音,抬頭看,原來是一曲方畢走過來休息的卡勒希亞
,他還紳士地牽著一身艷紅的塞爾法。「塞爾法想跟你跳下一曲。」

塞爾法一臉期待地深深望入他的雙眸,臉頰因為跳舞而有些微紅,亞麻金色的淡色長髮在腦後盤起一個當下正流行的髻,並點綴金屬片還有水晶髮夾,濃烈的紅裙正如她的性格一樣激烈,是一套非常適合她的華服。

「抱歉,我現在身體有點不舒服,下次好嗎?」

「……艾杜亞勒。」

「今天真的不行,我發昏,沒有力氣可以扶住妳,我怕妳受傷。」

塞爾法好像勉強接受這理由,但她還是很不高興,證據是她狠狠甩開卡勒希亞的手。「下次一定,就算下次你也頭暈,我就算抓著你也要跳舞!」她撇了撇嘴,轉身重重踩著腳步走了,她百般不願意地跟她的父親跳了下一支舞。

卡勒希亞在艾杜亞勒旁邊的椅子坐下,重重嘆了一口氣。「哥哥,跟她跳舞不就沒事了嗎?」他每次都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大哥面無表情扯謊卻又作聲不得,而塞爾法永遠都把氣遷怒在卡勒希亞身上,即使她明知艾杜亞勒在說謊。

差別待遇啊!

「我在想事情。」艾杜亞勒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應。「我猜,可能快開戰了。」

「跟貝斯法紐娜?」卡勒希亞挑起眉,似乎有一點驚訝。他這個弟弟在某些方面直接得跟塞爾法有得拼,他們只能夠專心思考眼前的事,並只能專心追查眼前的線索,都是直來直往到讓人覺得很可愛的人。

「你看,那邊那個穿著深藍色制服的人。」艾杜亞勒用眼神示意。「那是情報部的局長,代號雷文。」

被他指名的對象正站在長餐桌前取用食物,他有一頭濃金色的整齊短髮,還有一雙修長的腿,情報部的軍禮服穿在他身上格外適合,適當的舉止還有禮儀都透露出情報部那分小心翼翼的氣質。

「雖然官階很高,但他平常應該是長期居於貝斯法紐娜和新大陸的間諜,他會在這樣的宴會場合出現絕不是巧合,而且身份一旦曝光就無法繼續做間諜,想必他回來佛利斯帝亞一定代表某種程度的『決定』。」

「什麼的『決定』?」

「公爵的,或是國王的。」艾杜亞勒輕輕地說。即使是在談這些敏感的話題,他臉上的表情依然沒什麼變,大概就是這張缺乏表情變化的臉,卡勒希亞才老是被自己的哥哥騙得團團轉吧!

不過儘管如此,卡勒希亞還是非常敬愛自己的大哥,對他來說,哥哥幾乎是他生命中的路標,他一直能夠堅定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都是因為哥哥的關係,比他心細而且冷靜的大哥,在他軟弱與恐懼的時候總是能夠查覺不對勁而來找他的大哥,全世界加起來也沒有大哥重要。

當艾杜亞勒決定進入陸軍特殊作戰部隊時,卡勒希亞連想都沒想就跟進了,雖然哥哥一直勸他再好好考慮一下,但他的決心完全不受到影響。最後艾杜亞勒也知道自己弟弟一定下定主意,就鐵了心不會再更動了,只好放棄說服任由他去。

聽到艾杜亞勒說的這些話,卡勒希亞反而笑了出來。「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跟哥哥一起上戰場了。」

艾杜亞勒靜靜看著卡勒希亞,後者的眼神中閃爍著年輕人對於戰鬥的渴望與興奮,還有為祖國及所愛之人犧牲奉獻的熱血。「戰爭跟平常的練習、決鬥是截然不同的東西,卡勒希亞,可以的話,我寧可不要上戰場。不過依照目前的局勢看來,和貝斯法紐娜是不免一戰了。」

「可是我們平常的練習不就是為了這時候嗎?我可以保護哥哥的背後,也可以好好支援哥哥,就算有什麼萬一,我也可以跟哥哥一起戰死。」卡勒希亞壓抑著有些沸騰的情緒,難掩興奮地說。「有機會讓那個野蠻而且霸道的貝斯法紐娜知道佛利斯帝亞的力量,不是光想就讓人期待嗎?」

「或許吧!」艾杜亞勒這次沒打算說服弟弟,含糊地回應。

他不惱羞卡勒希亞完全聽不進他想表達的意思,弟弟現在不過就是個正值十七歲的青少年,正是處於嚮往這種拋頭顱灑熱血的青春的年紀,如果他是三年前那個同是十七歲的自己,可能也會展露出如此毫無保留的興奮吧!幾乎是肯定的,為了祖國,為了新大陸的利益,這種念頭怎能不讓人覺得興奮呢?

倒不是說他對於戰爭以及投入戰場這件事情有所遲疑,只是相對那種年輕人的熱忱來說,他自身那哲學家的個性多少起了點緩衝,讓他在感到熱血沸騰之前先去思考戰爭這回事。

記得幾年前,他還小的時候曾經趁著父親不在家的空檔,拿點食物到後門的小巷給一個跛腳的小孩,那個小孩他在窗邊看過好幾次了,總是髒兮兮滿臉汙泥,在大街上流竄,有時會珍惜地捧著食物蹲在巷弄的陰暗角落,狼吞虎嚥幾口將食物全部吃完。不過後來他突然跛了腳,看起來也沒有食物吃,全身都是傷,窩在他慣常窩的角落裡,睜著一雙灰藍色的眼,無神地看著外面大街來來往往的路人。

艾杜亞勒從小在優渥的環境下長大,沒有體會過挨餓或是受凍的滋味,可是他看著那孩子在那邊好幾天後,突然決定拿點食物給他。明明就是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卻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努力著。

雖然最後結局是跛腿小孩恨恨地瞪著他,接過了食物就一拐一拐的跑了。他從孩子的眼中望見那種屈辱與不甘的憤恨,但孩子的自尊已經被生存的需求和殘褲折磨得所剩無幾,所以還是收下了他的食物。

從此他沒再看過孩子出現,可是類似的小孩似乎從來不曾消失,一直到現在,偶爾還是能在窗外瞥見幾個鬼鬼祟祟的小影子,艾杜亞勒會視情況讓家裡的僕人拿點食物去給那些小孩,也不禁想起當初那個跛腳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還好,或是根本沒有機會長大就永遠闔上眼了。

看過這些景象後,艾杜亞勒嘗試從別的角度去理解戰爭這件事,佛利斯帝亞連這些小孩都養不活,可是卻有能力掀起戰爭?難道主導了新大陸的開拓權,佛利斯帝亞就有辦法不讓任何人民挨餓受凍?

另一方面,他所受到的軍事教育還有身為貴族的教育,卻又要以榮耀為重,為了祖國還有自身家族的利益,從軍並在前線奮戰。

而他想,儘管他的內心有著種種理念衝突,但真的開戰的話,他恐怕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站上戰場,也會毫不猶豫地舉起武器砍殺敵人。不管怎麼說,他就是個養尊處優的貴族子弟,他的行為是不會因為同情或憐憫產生猶豫的。

這麼想起來,他並沒有比卡勒希亞好多少,甚至更糟。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GE/白?】Living&Dea】

註記:本文基本上很多部?都出自於我的腦補(?),而且實際上開始寫作時間劇情不足處都由自己腦補了,若有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重要公告
由於之前那個樣版粉紅色的字看久了,眼睛有點不太蘇胡,可是那個樣版很得我喜是因為它會自動縮圖,但為了眼睛好(也可以說我終於受不了了)所以決定換個清新一點的樣版
特別注意!!!
早期的文章中有圖片的,現在並不會自動縮圖,所以圖會很大或是砍一半,請麻煩大家自己點圖看全圖QQ真得太多了我無法重新弄過一次,真的很抱歉
自我介紹

葬流影尚欣

Author:葬流影尚欣
大學的人生目前敗金三大邪神──GEˇ揪比ˇ同人場
最近被腸胃炎跟食慾之秋同時找上我真不知該說幸福還是衰小......(旁看

雷死人不償命
家家有顆好踩的地雷(欸)
有鑒於人人雷我我雷人人
請看清楚此版ˇ不要誤闖地雷區

大雷── 弱受、柔弱受、天然受、正太受(性格女王另當別論)

特別註明ˇ
本人是究極女王控
女王多傲嬌
但傲嬌不等同女王
注意注意
共勉之ˇ(欸
通販區
目前ZONE00鬼狐本開通販中ˇ詳細請洽鬼狐本宣傳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各取所需
可愛的兒女們

興趣相同的想要搭訕裝熟的(不會有好嗎)可以在遊戲裡面找我玩0ˇ0
我應該會自己不小心在日常記事中爆出自己的家族全名ˇˇˇ
我很弱請不要找我單挑或去幹群架(欸

我GE的主CP是男斥X女遊,然後是白黑跟里羅,不過阿斥除了跟女兒配以外都是受>wO(欸)
最近迷上了拉爾夫X雷文的大叔大叔組合www提督小帥哥晉升為雜碎渣攻第三者(???)(180度大轉變
聊天喇賽歡迎
聽說我常出現在此(欸
才不是一人樂呢(已經是了)
我家的客人
社團ˇ不貞腐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