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白黑】Living&Dead【二】

註記:本文基本上很多部份都出自於我的腦補(?),而且實際上開始寫作時間劇情不足處都由自己腦補了,若有跟之後改版新釋出的劇情衝突請勿鞭,還有一些空白處是由作者自己腦補跟合理化,雖然有盡力考察了,有發現錯誤跟不合之處請輕輕鞭作者(???)以上,請保持愉快的心情觀看~

CP:白死神艾杜亞勒X黑死神科特
【二】

不知道是哪句俗諺說的,暴風雨之前總是最寧靜的夜。

科特停下手中翻過書頁的動作,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想起這句話,考慮到最近貝斯法紐娜政治圈的生態,的確平靜得有點過份,這幾天沒有宴會,沒有舞會,什麼聲音都沒有。

通常沒什麼特別事情的一天,科特會練習擊劍(當然不管發生什麼事擊劍的練習都是必須的),和父親共用早午餐,下午就是放鬆的時間,他大多將這時間用來看書或是檢視武器,偶爾心血來潮會和父親或部隊隊長對招,再剩下的時間便是拿來和父親討論現今政治情勢。

貝斯法紐娜是一個推崇力量的國家,任何的東西,只要去掙,付出勞力並展現一定就成果就能得到,名聲、金錢、爵位,有力量的人會被崇拜被尊敬,接著這些東西就會滾滾而來。

科特的養父休高˙林頓目前嚴格說來只是一個沒有爵位的部隊長,僅僅只有一個準爵的稱號,但是跟隨休高˙林頓的這八年來,科特很明白,林頓不過是在等待時機罷了,他潛伏於台面下,看似不重要,其實一直密切關注貝斯法紐娜政治圈中每一個風吹草動。

正當他琢磨著前幾天有聽到什麼風聲以至於讓他突然有這種奇怪的直覺時,林頓推開書房大門走進來。

「要戰爭了。」父親用一種刻意壓低卻難以克制興奮感的聲音宣佈。

「佛利斯帝亞?」科特挑起一邊的眉,跟佛利斯帝亞開戰並不意外,佛利斯帝亞覬覦新大陸的開拓主導權已經很久了,而且貝斯法紐娜自從和奧佛路特合併後,就越發強盛,佛利斯帝亞會倍感威脅也是自然的。

不過現在這個時間點,新大陸正值混亂方平息不久後又掀起的小小混亂中,新大陸之父費魯休總督才剛死不久,而新大陸一些城市也有自己的問題,貝斯法紐娜在管轄新大陸尚且力有不逮時,就想和佛利斯帝亞宣戰?

「我們討論過的,孩子,佛利斯帝亞動作頻頻,開戰只是遲早的。」林頓在書桌另一旁的椅子坐下,一手不斷撫摸自己的山羊鬍,這是他情緒極為高漲時後的表現,科特很久沒有見過父親如此亢奮了。

「所以是佛利斯帝亞要向貝斯法紐娜宣戰,還是反過來?」科特一句話直指話題核心。

「恐怕佛利斯帝亞會認為是自己挑起的戰端,但局是女王設下的,這是一個邀請佛利斯帝亞的陷阱。別忘了,女王身旁有菲利浦大公這個策士,他肯定會將整件事情安排地恰到好處。如果不是女王可以從中獲利,貝斯法紐娜的確不需要那麼著急向佛利斯帝亞開戰。」

「女王終於要狠下心藉機除掉特莉絲王女了?」

貝斯法紐娜和奧佛路特合併後,雖然主要王室已經結合為一家,但奧佛路特原本的王室仍有其他手足,在合併為現在的新貝斯法紐娜後,他們被隱稱為舊王室,雖然仍然有王室頭銜,但實際上沒有任何權力,特莉絲王女就是舊王室的一員,她主導現在的舊王室,以輩分來論算是艾絲佩樂莎女王的阿姨。

特莉絲王女過去也曾貴為一國王室成員之一,行事上的確有些高調,這對新貝斯法紐娜和艾絲佩樂莎女王來說絕非好事,尤其在傳出特莉絲王女最近和佛利斯帝亞役的外賓有密切交集的傳聞後。

「這麼說並不明智,這只是個導火線──女王陛下準備的,佛利斯帝亞需要的。」

「說到底,特莉莎王女總是會被犧牲。」

「因為她在不對的位置上和不對的時間下做了不對的事。」林頓聳肩。「不管怎麼說,戰爭都對我們有利,或是說,戰爭是我們一直在期待的,我們需要戰爭,需要它帶來的利益。」

爵位、名聲、錢,沒有女人──林頓不相信女人,她們通常過於情緒化、感性、無法預料,這也是他迄今沒有取妻的其中一個原因。

不過林頓說對了,「他們」需要戰爭,在貝斯法紐娜最容易一鳴驚人爬上高位的捷徑無疑就是戰爭,每一滴敵人的血都是戰利品,科特雖然不需要爵位那些東西,但他可以在戰爭中用自己的功勞將父親推上去,這是他能夠報答林頓唯一的方式。

八年前,在佛利斯帝亞的貧民街,林頓毫無理由地收容了悲慘而充滿攻擊性的他,在那之前的回憶現在偶爾還是會以噩夢的形式重返他身上,就像去不掉的烙印,燒灼在皮膚上不管過多久都會感到疼痛。

可是他現在不一樣了,他不是那個弱勢的貧民街小扒手,他有力量,不只可以保住自己的命,也可以成為父親的助力,他現在是科特˙林頓,不是那個連名字都不需要的髒小孩。

書房維持了一段時間的安靜,兩人都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

「最近的學習如何,孩子?」最後是林頓打破了沉默,他用輕鬆的語調詢問,跟不久前還在低語國家大事的他完全判若兩人。

科特有時會試著分辨到底哪一個才是休高˙林頓,一個多疑而且危險的陰謀論者,或是一個對非己出的養子推心置腹的慈父,兩個互相矛盾而且極端的面向。科特原本也是個絕不輕信他人的人,一開始他也懷疑過林頓別有居心,所有種種的好也都只是為了收買他的信任跟忠心,曾打定主意只要有辦法獨立就從這裡逃走。

但林頓不曾對他隱瞞過任何事情,會細心解說貝斯法紐娜的政治圈生態給他聽,也會詢問他對於時事的看法,比起強硬的命令,更常是以討論的方式在進行課程或是其他的溝通,在只有父子兩人的場合時總是用親暱的口吻叫他孩子,就像他是真正的父親一樣。

他剛到貝斯法紐娜的第五個月,林頓指導他一些基本的貴族禮儀還有基礎教育後,就帶他到菲利浦大公舉辦的舞會去見見世面。本來應該會更快的,不過他在貧民街太久,大約一個月後才學會不用手抓食物吃,三個月後才知道在這裡他餓不著也沒人搶食物,不需要端著盤子窩在沒人看見的角落進餐,以他的狀況來說,在餐桌禮儀這塊上比日常禮儀要難教多了。

雖然到林頓家有段時間,那時候的科特還是對華麗且樣式繁複的禮服感到不自在──那是貴族或是有錢人的衣服,而且隨時要保持臉部乾淨對他來說也很彆扭,他的長相太過秀氣,細軟的白金色頭髮,還有略顯蒼白的肌膚,精緻的五官,乍看之下像女孩子一樣,他很討厭自己這張臉,即使是離開貧民街的現在也一樣。

「說不定我真得幫你訂製一套洋裝。」那時候林頓端量他好半晌,最後開玩笑地開口。

到菲利浦大公宅邸的路上,林頓難得地叫了馬車,沒有正式爵位的部隊長,收入有限所以家裡並養不起馬伕或是僕人,只有一個負責處理雜務的老管家而已。一路上父子兩人都沒說話,年幼的科特心中揣測不安,沒去過的場合,沒看過的貴族們,除了林頓簡直無所依靠,而這種感覺是他最想避開的,或者該說厭惡。

因為不是重要的來賓,林頓並沒有被任何高階的貴族所注意或款待,他和養子從舞會開始到結束都在餐點取用桌附近低調地待著(科特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注意力從桌上滿滿的食物移開),跟眼前這些貴族們比起來,他終於明瞭自己身上的禮服於他們而言不過就是平民的禮裝。

眼前來來往往許多貝斯法紐娜的高階貴族,在他們經過時林頓都會湊在他耳邊小聲說給他聽,菲利浦大公、奧勒德卡伯爵、特莉莎王女、艾勒南迪斯侯爵、法尼耶伯爵……,那些掛著響亮稱號還有爵位的貴族們是舞會上的重點,很容易就能在舞池中看見他們的一舉一動。

「看著他們,觀察他們,孩子。」林頓目不轉睛地望著舞池方向,同時對自己這個新養子低語。「他們是貝斯法紐娜的權力象徵,力量和秘密都被他們所掌握。但在貝斯法紐娜,這些東西是可以爭取的,只要有野心而且夠小心。」

科特咀嚼著養父話中的弦外之音,他沒有抬起頭看他,在貧民街他學到不要引人注意這點,尤其是這樣的場合。

「獵人會懂得潛伏跟等待,好的獵人,會有很多的耐心去等待。」接下來這幾句話輕得幾乎聽不見。「孩子,你是『獵人』,我親眼看過的,所以我才帶你回來。我們可以合作,我們合得來。」

那時候,休高˙林頓幾乎直白地表明了他的意圖,只差沒有直接告訴他:「你是個好工具,我要利用你。」可是這種直白反而突破了他的戒心,就是那時候,科特打算相信他的養父。

休高˙林頓是隱藏利牙的野獸,但他也教他怎麼磨爪子,雖然難以言明,可是這個微妙的關係打下了他們的信任基礎,一直到現在。

他們的確是蟄伏了很漫長的時間,不間斷地觀察王室或貴族的小動作,猜測或是私下調查其中的秘密,為自己增加籌碼,到現在,機會已經近在眼前。

是的,他們需要戰爭,「他們」需要戰爭。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重要公告
由於之前那個樣版粉紅色的字看久了,眼睛有點不太蘇胡,可是那個樣版很得我喜是因為它會自動縮圖,但為了眼睛好(也可以說我終於受不了了)所以決定換個清新一點的樣版
特別注意!!!
早期的文章中有圖片的,現在並不會自動縮圖,所以圖會很大或是砍一半,請麻煩大家自己點圖看全圖QQ真得太多了我無法重新弄過一次,真的很抱歉
自我介紹

葬流影尚欣

Author:葬流影尚欣
大學的人生目前敗金三大邪神──GEˇ揪比ˇ同人場
最近被腸胃炎跟食慾之秋同時找上我真不知該說幸福還是衰小......(旁看

雷死人不償命
家家有顆好踩的地雷(欸)
有鑒於人人雷我我雷人人
請看清楚此版ˇ不要誤闖地雷區

大雷── 弱受、柔弱受、天然受、正太受(性格女王另當別論)

特別註明ˇ
本人是究極女王控
女王多傲嬌
但傲嬌不等同女王
注意注意
共勉之ˇ(欸
通販區
目前ZONE00鬼狐本開通販中ˇ詳細請洽鬼狐本宣傳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各取所需
可愛的兒女們

興趣相同的想要搭訕裝熟的(不會有好嗎)可以在遊戲裡面找我玩0ˇ0
我應該會自己不小心在日常記事中爆出自己的家族全名ˇˇˇ
我很弱請不要找我單挑或去幹群架(欸

我GE的主CP是男斥X女遊,然後是白黑跟里羅,不過阿斥除了跟女兒配以外都是受>wO(欸)
最近迷上了拉爾夫X雷文的大叔大叔組合www提督小帥哥晉升為雜碎渣攻第三者(???)(180度大轉變
聊天喇賽歡迎
聽說我常出現在此(欸
才不是一人樂呢(已經是了)
我家的客人
社團ˇ不貞腐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