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白黑】Living&Dead【三】

註記:本文基本上很多部份都出自於我的腦補(?),而且實際上開始寫作時間劇情不足處都由自己腦補了,若有跟之後改版新釋出的劇情衝突請勿鞭,還有一些空白處是由作者自己腦補跟合理化,雖然有盡力考察了,有發現錯誤跟不合之處請輕輕鞭作者(???)以上,請保持愉快的心情觀看~

CP:白死神艾杜亞勒X黑死神科特


PS賽娘回歸我解完了 所以這段我自己知道確定被官方劇情打臉的ㄏㄏㄏㄏㄏㄏ..........拜託請 無視吧OTZ
【三】

艾杜亞勒坐在辛吉斯家專屬的馬車裡,在前往諾樂得家族的路上慢條斯理地琢磨著文情並茂的離別講稿。

昨天,軍隊的召集令來了。現在佛利斯帝亞尚未正式跟貝斯法紐娜宣戰,但情勢非常緊繃,國王本來想要攏絡貝斯法紐娜的特莉莎王女,以舊王室的影響力建立一個共同貿易聯盟,增進兩國與新大陸的貿易利益,事實上是想讓派去貝斯法紐娜的說客見機行事,說服特莉莎王女發動政變推翻艾斯佩樂莎女王,如此一來再和特莉莎『女王』組成更加堅強的同盟,不管是貿易上或是軍事上。

而十五歲就登基為女王的艾斯佩樂莎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察覺一點端倪後,馬上軟禁了特莉莎王女,不讓她有機會再接觸到佛利斯帝亞的說客。

簡單來說,現在處於隨時都會開戰的狀態,不管是發動政變或是艾斯佩樂莎女王有什麼新動作,佛利斯帝亞國王都有理由宣戰。

時間早晚問題罷了。

屬於同個單位的辛吉斯兄弟是同時收到召集令的,那時兄弟倆正在書房下棋,卡勒希亞當下當然情緒亢奮不已,隨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叫了車伕去備馬,飛也似的出門了,留下艾杜亞勒一個人下完那盤殘局。

在吃晚餐前,卡勒希亞才垂頭喪氣的返家,原來他去找塞爾法通知消息去了,辛吉斯家和諾樂得家族一直交情都頗好,兩兄弟和諾樂得家的千金塞爾法可說從小一起打鬧嘻笑長大的,弟弟會在第一時間跑去知會塞爾法於情於禮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看他沮喪的樣子,貌似是又吃了塞爾法的苦頭。

「本來話說得好好的,塞爾法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臉把我轟出來。」卡勒希亞苦著臉說。「哥哥,你去找塞爾法吧!她說她要見你。」

艾杜亞勒對著後來再擺的棋局看出了神。「她已經知道召集令的事了不是?」

卡勒希亞可說是傻眼地看著兄長,一方面是再過兩天就要去軍隊報到等開戰的人現在像個沒事人一樣一如往常下著棋,一方面是這人竟然可以不解風情到這種地步。「可是,她想跟你道別啊!」

「噢,那麼要去報到前我會去跟她打聲招呼。」

「哥哥,算我求你的,明天你特地去一趟諾樂得家見塞爾法,這對她來說很重要,你不能臨走前才去跟她說一聲,這樣太……太……太失禮了。」

到晚上就寢前卡勒希亞都沒放棄說服他隔天跑一趟諾樂得家,雖然他一直思考著這個動作的必要性,但最後還是拗不過自己的弟弟,被半推半就送上往諾樂得家的馬車,而卡勒希亞則表示為了不再觸怒塞爾法他還是不要跟去比較好,留在家等候消息。

然後現在,他在馬車上一邊琢磨他的講稿一邊思考著關於塞爾法的事情。

由於辛吉斯家和諾樂得家交好,兩方父母早在孩子都小的時候就替他們訂下了婚約──艾杜亞勒和塞爾法。名義上來說,塞爾法是艾杜亞勒的未婚妻。

對於這樁父母早早就談好的婚姻,那時候的他們還小根本就不懂這之間代表的意義,只是單純當彼此是玩伴,又因為塞爾法個性好強而倔強的那一面,讓她不像同年齡的其他文靜女孩子,像個小男孩一樣玩,更讓這幾個孩子對於性別的認知更加毫無知覺。

真正意識到塞爾法跟他們不一樣是個女孩子時,大概是在她開始綁著繁複的髮髻,穿起厚重的裙裝的時候吧!她再也沒有跟他們在花園裡面奔跑、玩泥巴,或是一起去騎馬,她變得很不一樣,舉止、打扮、外貌感覺都變了,唯一不變的大概只有她那豪爽直接的說話口吻吧!

卡勒希亞對她的態度也很明顯變得不同,不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像的直接,多了點小心翼翼的體貼,像是在呵護什麼珍寶一樣的細心,會注意一些小細節,比如她連續三天用了同一個髮飾,喜歡吃什麼甜點,或是討厭吃什麼菜等等,有時候看著她還會說不出話。

反觀艾杜亞勒,這個她名義上的未婚夫,並沒有因為這些變化而對她的態度做什麼改變,一樣是不變的一號表情,常常專注於自己的思考想得出神,完全忘記她在旁邊,沒注意過她哪天打扮得特別漂亮,什麼時候口氣特別興奮,或是特別在意什麼小事情。

當然這絕非艾杜亞勒無情或是討厭塞爾法──他也是這麼對待自家的弟弟的,在意識到塞爾法是女性之前,他先認定了她是個朋友,面對弟弟跟朋友,他就是這副德性。

正想得出神,馬車已經逐漸慢下腳步,諾樂得家宅邸到了。

聽到艾杜亞勒來訪,塞爾法匆匆趕到門口親自迎接她。今天她一襲低調的灰藍色禮服,樣式並不特別華麗但卻顯得素雅,帶著有點地方民俗風的藍寶石項鍊,很有她的風格。

細觀塞爾法,她的五官和普通的女孩子的秀氣一點都扯不上邊,俊挺的臉部輪廓,黑而亮的雙目,堅毅的雙眉,若是再綁個簡單的高馬尾,活脫脫就是個俊逸的美少年。這大概也是其中一個他一直無法把她當成女性看待的原因之一吧,艾杜亞勒心想。

被他盯著瞧了很長一段時間,對方又不說話,塞爾法有些不自在地開口:「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

「沒事,在想事情。」

「這樣啊……」

塞爾法有些失望的垂下眼,艾杜亞勒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剛剛塞爾法似乎想跟他討「什麼」,但結果不如預期。

她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領著他往宅邸的花園走去,進到涼亭後,她就支開原本跟在後面的女僕,留下兩人獨處。

在這場合下,加上剛剛在門口有些尷尬的談話,艾杜亞勒總覺得自己該先開口,他再次把心底那份講稿拿出來整理一番。「塞爾法,我是來正式和妳道別的,明天我和卡勒希亞會到部隊報到,雖然在開戰前還是可以抽空回來,不過這時候什麼都說不準。」

「……真希望我也可以一起跟你上戰場,像卡勒希亞一樣。」

「他是軍人,妳不是。」

「我會用西洋劍,我也能斬殺敵人,身為貴族千金什麼事情都做不到,就算戰爭開始了,我的生活也不會有變吧!參加哲學聚會、插花、看書,還有無止盡的等待。你們在戰場上賣命的時候,我卻一無所知待在家裡,光是用想像的都難以忍受!」

塞爾法像是突然被戳到痛處一般,開始滔滔不絕地述說她的心情,口氣慷慨激昂,但說到這個話題,艾杜亞勒反而找回他自己,不像先前那樣照著先擬定好的講稿生硬。

「塞爾法,妳只是學過西洋劍,但沒有受過正統軍事訓練,或許妳可以跟別人比試擊劍,卻無法在戰場上用那柄劍斬殺敵人甚至是保護自己。」他冷靜地說。

他想起,以前塞爾法常常看著他和卡勒希亞練習擊劍,有一天她突然換了方便活動的褲裝,手裡拿著兩柄西洋劍,口氣強硬地表示:「艾杜亞勒,教我用西洋劍。」語氣中有著不容拒絕的強勢。

她是學得不錯,可能也有這方面的資質,可是她畢竟學的是「比試」的劍法,而不是「戰鬥」的劍法,想這樣上戰場,就像小孩子拿著玩具劍胡鬧一樣,她學得是玩票性質居多的劍法,有太多注重花俏好看的招式,不實用。

塞爾法用力抿唇。「我知道,你一定覺得我像在胡鬧對吧?可是我……我覺得害怕啊,這幾天我做了好多好多惡夢,夢到你不見了,不管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你,在夢裡,你哪裡也不在,哪裡都不在……」

她的聲音微弱下去,像是哽在喉間似的發不出聲音,艾杜亞勒才發現她哭了,她眨著眼,斗大的淚珠順著臉龐默默地滑下,她卻不擦眼淚,只是怔怔地盯著他看,好像要確認他不會消失。

他極少看到塞爾法示弱,她十分逞能好強,就算不小心受傷或是被人欺負也不會吭一聲,她也不曾因為自己是女性就覺得自己該有任何寬待或特殊待遇,傷了、痛了,她就跟男人一樣,咬緊牙關繼續向前邁步。

但她畢竟還是一名女性,這是艾杜亞勒一直以來都忽略的事。

聽說,同年齡的女性永遠都比男性要成熟,雖然她們好像情感豐富過於感性,但這也代表她們比男人更早考慮到那些需要思考的課題,其實就某方面而言,她們是很睿智的。

比方說現在──艾杜亞勒幾乎沒有思考過自己會在戰場上死亡並對周遭的人帶來什麼影響,可是塞爾法已經想過百遍千遍,她早就在思考這個可能性以及其後果。

艾杜亞勒突然被堵得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這就是卡勒希亞一定要他今天特地跑一趟的原因吧?

「艾杜亞勒,拜託,不要不見……」塞爾法走上前,用力抱住他的頸子,她亞麻金的髮絲近在咫尺,艾杜亞勒愣了一下,才做出跟現在這情景相襯的動作──伸手抱住她,一手輕撫她的髪稍。

她靜靜地抱著他哭,他也靜靜地抱著她冥想。

「我喜歡你,艾杜亞勒。」她的下巴輕輕靠在他的肩上,有些哽咽的氣音悠悠在他耳邊響起。「我想當你的新娘,所以……拜託……不要不見。你不見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戰場上會發生什麼事情都很難說,艾杜亞勒本來想要這麼說,卻及時打住,現在這類的話好像不適合多說,雖然是對的也很實際,但實在不適合。

「……我答應妳,會盡一切可能活著回來見妳。」

這是他絞盡腦汁後唯一想到的話,不過比起一開始那個彆扭的講稿,這樣講要好多了。雖然他並不是很懂塞爾法想要成為他的新娘的心情,對於兩人的婚約,他一直都只是客觀認知到這件事實而已,塞爾法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這番話的呢?

他會為了不讓塞爾法難過盡力活著回來,可他是為了想成為塞爾法的丈夫才這麼說的嗎?

她聽到這樣的回答,似乎安心了一點,沒有查覺到他保留的那部份。「只要你能夠活著回來,我什麼都代價都願意付出。我也答應你會乖乖待在家,每天為你的平安祈禱。」

塞爾法平常也是很少祈禱的。

後來他們還談了什麼,艾杜亞勒已經記不得了,他只記得那個午後的艷陽下,她亞麻金色的髮絲閃閃發亮,淚珠沾在她的臉上像是初晨的露水,她用力摟著他的頸子要他活著回來。

回辛吉斯家的路上,艾杜亞勒不斷反覆思考這些事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重要公告
由於之前那個樣版粉紅色的字看久了,眼睛有點不太蘇胡,可是那個樣版很得我喜是因為它會自動縮圖,但為了眼睛好(也可以說我終於受不了了)所以決定換個清新一點的樣版
特別注意!!!
早期的文章中有圖片的,現在並不會自動縮圖,所以圖會很大或是砍一半,請麻煩大家自己點圖看全圖QQ真得太多了我無法重新弄過一次,真的很抱歉
自我介紹

葬流影尚欣

Author:葬流影尚欣
大學的人生目前敗金三大邪神──GEˇ揪比ˇ同人場
最近被腸胃炎跟食慾之秋同時找上我真不知該說幸福還是衰小......(旁看

雷死人不償命
家家有顆好踩的地雷(欸)
有鑒於人人雷我我雷人人
請看清楚此版ˇ不要誤闖地雷區

大雷── 弱受、柔弱受、天然受、正太受(性格女王另當別論)

特別註明ˇ
本人是究極女王控
女王多傲嬌
但傲嬌不等同女王
注意注意
共勉之ˇ(欸
通販區
目前ZONE00鬼狐本開通販中ˇ詳細請洽鬼狐本宣傳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各取所需
可愛的兒女們

興趣相同的想要搭訕裝熟的(不會有好嗎)可以在遊戲裡面找我玩0ˇ0
我應該會自己不小心在日常記事中爆出自己的家族全名ˇˇˇ
我很弱請不要找我單挑或去幹群架(欸

我GE的主CP是男斥X女遊,然後是白黑跟里羅,不過阿斥除了跟女兒配以外都是受>wO(欸)
最近迷上了拉爾夫X雷文的大叔大叔組合www提督小帥哥晉升為雜碎渣攻第三者(???)(180度大轉變
聊天喇賽歡迎
聽說我常出現在此(欸
才不是一人樂呢(已經是了)
我家的客人
社團ˇ不貞腐支援